分享至

用微信扫码二维码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我在几天前的文章中曾经说过,当时的战局比较诡异,如今看来,这种“诡异”还在继续——始于8月29日的赫尔松反击战或者说赫尔松战役,透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:

乌克兰方面一个月前就宣布了反攻的大致日期(独立日前后)和目标(解放赫尔松),米帝的国防部也呈筛子状,和乌克兰搞的兵棋推演早早见诸报端,生怕俄罗斯人不知道他们建议将目标局限于赫尔松。

换句话说,乌军的这次反攻完全没有突然性,实在是有悖于常理。

因此我认为,他们真正的目标,很可能不是赫尔松市,至少第一步的目标不是——尽管有消息称乌军先头部队距离赫尔松只有10多公里(此前他们距离市区大约20公里)了。

这个可能性,实际上应该是很高的。

赫尔松镇在政治上对俄国意义重大,它是自开战以来,俄军夺取的第一个乌克兰州级行政区域,一旦丢失,俄罗斯民众和军队的士气都会大受影响,因此,作为赫尔松州的首府,赫尔松市是俄军必须死保的目标。

俄军在赫尔松城内集结了重兵,在补给还没有被完全切断的情况下,乌军想要强攻下来并不容易,需要付出比较大的代价。

反过来,留一个赫尔松城在那里,为了守住这个“鸡肋”,俄军只能源源不断地将“耗材”往里面送,继续血流不止。

因此,赫尔松市在战略上的优先度并不高。

那么,如果乌军的首要目标不在赫尔松市,会在哪里呢?

我认为可能性有两个,一是围歼赫尔松市东北、因古列茨河左岸的俄军;二是攻占乌南的交通枢纽梅利托波尔。

如上图的战线所示,乌军目前已经基本完成沿因古列茨河由北向南,将第聂伯河北岸的俄军一分为二,分割包围了,由于俄军的注意力集中在赫尔松市,乌军想要吃掉因古列茨河左岸俄军,相对而言应该比较容易。

一旦这个目标达成,赫尔松市将彻底沦为孤岛,更加守不住了。

第二个可能的目标梅利托波尔(下图红色大头钉处),是俄军从顿巴斯增援南线战场的枢纽,一旦拿下它,就等于将赫尔松州、克里米亚与东线的俄军隔绝开来,届时如果再炸掉克里米亚大桥,这个画面该有多美?

当然,这仅仅是我的猜测,目前乌克兰随军记者已经全部撤离,不准发表任何与战情相关的报告或者视频,显然是想进一步加强行动的隐蔽性了。

目前第聂伯河北岸的俄军已经陷入了恐慌,他们清楚地意识到,“桥梁被摧毁,没有逃生路线,他们被困住了”。

根据《快报》9月2日的消息,在普拉夫丁村附近的俄军已经开始投降了,他们从一个巨大的战壕网络中走出来,挤在一条护堤上,挥舞白旗,向乌克兰军队投降。

这很可能只是赫尔松俄军崩溃的开始。

有分析称,到今年年底,俄罗斯联邦将几乎耗尽其导弹、火炮和装甲车。

据统计,在过去6个月的战争中,俄军使用了至少 700 万发炮弹,这还不包括乌克兰打击弹药仓库造成的损失,而由于制裁,俄罗斯无法开足马力生产武器以补充其迅速消耗的库存。

因此,“如果战争的强度维持在目前水平,到2022年底,莫斯科将面临真正的弹药短缺,将被迫减少火炮的使用以节省弹药。”

到时候这个仗还怎么打?

据悉,由于俄军在战场上表现拉跨,普京又急又气,已经让国防部长绍伊古靠边站了。

实际上,绍伊古能够坐上国防部长的位置,完全是劣币驱逐良币的体系使然,在俄军内部口碑比较差,因其搞建筑出身,人送雅号“胶合板大元帅”。

这样的一个水货,居然被中字头粉丝吹上了天,“一战封神\”,实在是非常有想象力,佩服!

据说,在绍伊古”下岗“之后,某人亲自操刀上阵,靠前指挥,全能的领袖又要让多少女粉排卵了

最近盛传车臣网红总统卡德罗夫有点撑不住了,公开向普京表示,希望撤出乌克兰战场,说是已经完成了任务。

小卡同志显然没有说实话。

此人极度狡猾,一直出工不出力,他手下的军队在乌克兰经常跟空气作战,然后拍视频赚流量,此时他想要从乌克兰这个泥潭抽身,一方面跟其大本营不稳有关,另一方面估计也是看到了战场形势的每况愈下。

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先生在某个研讨会发言称,他的基本判断是,俄罗斯在这场战争中的态势日益被动和不利,已经显露败象。

这个判断,显然是十分靠谱的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